6


 


星期五晚上在MOMA和洶湧人潮共享瘋狂達利


 


對薩爾瓦多達利的印象來自他的翹鬍子商標、豐腴裸女、飛天老虎、軟趴趴的時鐘以及對著鏡頭活生生在眼珠上割上一刀的「安達魯之犬」。


 


雖然不是第一次看達利真跡,但像現代美術博物館MOMA這樣子把上百個達利不同階段的作品,包括為數不少的影片集結展出倒是第一次,尤其對活了85年(1904-1989)且創作豐沛的超現實主義大師而言,如此致敬的方式似乎更能對其狂想、衝突、混淆、陰鬱、暴力卻又以鮮明豔麗色彩表達的畫風更能全面觀照。原來,達利的素描及人物肖像底子打得這麼好,雖然我不認識肖像上的政客,但那炯炯發亮的眼神透露出其青年才俊的有理想、有抱負。


 


野心勃勃的達利顯然無法滿足受限於平面的畫作,除了與同是超現實大師的布紐爾(Luis Bunuel)合作的「安達魯之犬」外,達利較鮮為人知1975年的「對上蒙古的印象--向 Raymond Roussel致敬」(Impressions of Upper Mongolia-Homage to Raymond Roussel ),達利很認真的找尋傳說中的巨大蘑姑(是一種吃了會視幻的蘑姑,可不是靈芝喔),達利宣稱視幻王朝(Hallucination  Dynasty)的降臨,他儼然就是這個史上最High王朝的帝王。


 


關於達利的生平、畫作直接請益咕狗大神也比台妻在這邊複製、貼上來得省時省力有公信力,MOMA本身做的達利教育性網站尤其驚人,將達利的電影作品以停格畫面介紹,不少停格畫面本身的意象就頗耐人尋味,彷彿剝洋蔥般經得起層層解析。


 


當然,看到畫作本身的震撼絕對值得在星期五傍晚加入蜿蜒的人龍排隊索票入場,因為只有在真跡前才能感受到其細膩筆觸及飽和色彩所散發的能量,即便同時間內有十來雙眼睛也盯著同樣的地方看,一樣可以旁若無人的嘗試參透達利分裂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啊?9/15之前達利在MOMA持續人來瘋當中...


 


 


 



 


以上達利的「田園詩」Idylle Atomique引發台妻與爵士音樂家以下的對話:
台妻:這幅畫好有趣喔,細節的部分如此鉅細靡遺,但整幅圖的元素排列組合在一起後又變得很荒謬。
爵士音樂家:對啊,就像我最近彈前衛爵士Avant- Garde Jazz一樣,每個細節都要非常精準,才能呈獻出整體的狂放不羈。


 



 


MOMA前的人龍綿延到兩條街外


 


同場加映MOMA外的櫥窗藝術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ric
  • 達利我也去看了,內容很讚,就是週五人潮打亂了不少興致,老是被人潮搞得團團轉,無法靜下來慢慢欣賞!每次跟比爾先生去,都沒排到隊,只看到他跟服務台講幾句話,票就到手了!!
  • 原來比爾先生是特權分子啊,看來巴結的還不夠所以還沒有機會享用到^^

    luchangplanet 於 2008/08/25 11: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