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布魯克林Fort Green的藝術市集抱回了一束八塊的薰衣草,一路都是安定精神的幽香。喝過薰衣草茶、洗過薰衣草沐浴乳,連腋下止汗劑都是薰衣草香味的,可是從來沒機會見聞過新鮮的薰衣草,新鮮的紫色欲語還羞,那股清淡間帶著濃郁的香氣,很神秘。
薰衣草躺在紙袋裡陪我一起等公車,一個身材矮小還駝背,髮色白中泛黃,帶著厚重眼鏡的老婆婆望了望馬路,看到我在等車,問我說:「妳等很久了嗎?」,我其實才剛坐下,便回說沒有,她便在我旁邊坐了下來,發現到薰衣草,很好奇的問我說這是什麼?「Lavender」我說。老婆婆似乎從來沒見過薰衣草,卻完全無法忽略那神秘的香氣,「好香喔」,她說。
我開始跟老婆婆談起薰衣草的療癒系特質,她似乎聽得很起勁,不知是被我說得太神奇還是那香氣的確迷人,老婆婆問我可不可以給她一撮,我折了一小段下來給她,剛好,公車也來了。
不少人的公車上剛好空出了兩個位置,老婆婆一坐下來便說,「這樣子我們可以繼續聊」(OS:真是愛聊的老人家啊)。我問老婆婆要坐到哪,她說要到72街影印她的機票跟護照,因為她下禮拜要出發到北京了。「北京?!,妳要去看奧運嗎?」(OS:真是好野老人家啊)。「對啊,我在北京的朋友已經幫我買了三場比賽的票,一場田徑、一場壘球、一場我忘了。喔,壘球是什麼呢?」「跟棒球類似但是球比較大也比較軟,這樣子球速比較慢」(OS:真是愛湊熱鬧的老人家啊)
老婆婆又提到她們還要去外蒙古一遊,然後不知道怎麼樣牽拖到西藏,「我真不懂為什麼有人會站在西藏那邊(pro Tibet),他們現在的生活進步多了,父母可以上班有穩定收入,小孩可以受教育,這樣有什麼不好呢?」。說到這兒,老婆婆突然微微激動了起來,我還在想要接話嗎?畢竟我是如此尊敬達賴喇嘛。
「妳看,我把妳給我的薰衣草別在這裡」,老婆婆突然秀出了她的黑色內衣肩帶,我笑了,原來薰衣草與玉蘭花有同樣的妙用啊!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依依
  • 玉蘭花有人別在內衣上押
    我以為都是掛在車子裡!
  • 對喔,還可以掛車裡。我記得市場賣的那種玉蘭花有附別針,有看過歐巴桑別在身上, 讓人誤以為會自然散發出體香。

    luchangplanet 於 2008/07/26 10: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