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半土庫(就是有窗的地下室啦)搬上地面三樓後,除了有種重見天日的重生感外,也養成了隨手拍下我書桌左方窗外的移動風景,橋是靜止的、房子是靜止的,周邊卻從來沒有停下來過,遊走的雲朵、緩行的太陽、陰晴圓缺的月亮,閉起眼睛來,風聲、鳥鳴、樹葉沙沙作響,還有整點響起的教堂鐘聲,我可以窩在這裡一整天都不厭倦,成為標準的宅妻也甘願。

有一回看到紐約搖滾詩人Lou Reed 竟然撈過界出了攝影專輯Lou Reed's New York ,而且很多照片是從他西村的家拍出去的,那我這扇布魯克林大窗外的風景,也讓我過過癮來個Minipotato's Brooklyn吧!


坐看雲起時

彩霞滿天飛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晨曦破曉是澄色的

PS:這座大橋是從布魯克林通往史坦頓島的韋拉札諾海峽大橋(Verrazano-Narrows Bridge)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aren
  • 羨慕有窗
    有窗真不錯,我有小花園一座,但無法在室內直接望出去,要推開門走進去。可以奢侈開另一扇窗?那是另一種幸福
  • 人家是綠手指,我是枯手指,還是種種貓草就好免得迫害無辜花草啊。可以在小花園喝茶聊天吃果果也是幸福呢!

    luchangplanet 於 2008/08/31 1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