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0160.jpg

在大雨滂沱颳風像鬼哭神號的星期一早晨,裝蒜了兩天的水仙花吐露芬芳

在一切尚處於混沌狀態時,想到上次見面是三年前卻突然於去年八月捎信來只寫了簡短兩句問候的國中同學,她溫暖沈緩的語氣總有種莫名安定的力量,於是決定撥了個電話給她,她驚訝的說:「妳在哪裡?」,「我在紐約啦!」

電話那端聽我叨叨絮絮的陳述,她終於開口說話了,「邊聽妳說的同時,我看到的畫面是--等待花開」,我傻住,對這天外飛來一筆的答案充滿感激,尤其正值從窗外看去 一片枯枝的隆冬,氣候如此,心情也如此。「記得要開窗啊,種個植物,還有有機會多跟小孩相處...」,掛電話前同學還不忘交代。

拖了一個多月,終於在Trader Joe's撞見還附有不同顏色花盆小巧可愛的自戀水仙,小心翼翼連同買的菜扛回家,看好插牌上說泥土要保持濕潤、溫度要維持在65-70F、陽光不需直射,天知道我這個連萬年青都會養死的植物殺手這次能不能不再殘害生靈。

花,終於被我等到盛開了!

IMG_9237.jpg

一個禮拜以後的盛開模樣。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