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f_der_anderen_Seite.jpg

天堂邊緣的德文版海報。德文片名是從土耳其原片名直譯:On the Other Side,感覺上比英文版的The Edge of Heaven來得更貼近,因為我們永遠有未知的另一面,不管是對自己還是對別人,所以每一個故事都會有不只一種版本,不只一種解讀,我們要試著從另一邊來看事情。

最近發現其實迷人的故事都是小人物的故事。像已經被我搬進搬出N回,還陪著我在週日午后春陽下公園坡洗衣店前等人打發時間的磚頭書「模仿犯」下冊,

 

我邊讀著書中的詭異日本社會性格,同時揣測著兇手那種極惡人格會是何種狀態,邊望著四周熙來攘往的人群,有背著瑜珈墊穿著材質舒適有彈性運動服的都市禪少女,也有爸、媽各牽著一個金髮碧眼從頭粉紅到腳的小女生,她們手上都推著一個小小娃娃車,當然也是粉紅色的,媽媽胸前還像袋鼠一樣藏了一個小baby。過了一會兒我旁邊坐了一個黑人歐吉桑,他說他想逃避一下老婆的視線範圍,沒想到話剛說完,風韻猶存的老婆從洗衣店裡追了出來。

他們之中會不會有模仿犯呢?

或是像電影「天堂邊緣」裡,六個主角的人生際遇在命運的捉弄下有了巧妙的牽連,同樣是小人物類型的題材,演員、導演我都不熟,當初是看了我的網路租片庫Netflix推薦租了這張DVD,意外發現好看,也難怪是2007坎城影展金棕櫚獎最佳劇本,完全把所謂的「每六個人就可以把兩個原本不認識的人連結在一起」的六度分離理論天衣無縫地嵌入故事情節裡。

他們之中是不是有六度分離理論存在呢?

電影中的六個人,即便是分離土耳其、德國兩國,漢堡、伊斯坦堡、Bremem、Trabzon四個不同城市,命運還是把他們用最不可能但也並不牽強,雖然悲傷但還是得繼續活下去的種種理由牽連在一起,而觀影者的心也被這些看似我們身邊的頑固阿公、頭髮花白的母親、青年才俊教授、年輕大學女生的角色們牽動著,我們雖然不相識,卻又有種莫名的親切感,跟著一起噴淚熱血。有趣的是,我真的覺得伊斯坦堡的某些狹窄巷弄真的有點像台北呢。

說穿了,多數時候我們是過得渾渾噩噩,但一旦生命中有了不可抗拒的因素而造成改變,我們也得坦然接受。

小人物的故事遠比遙不可及的富豪人生來得笑中帶淚,我還是愛讀八卦新聞,不過我更愛觀察及閱讀小人物的人生。

我打算把這個土耳其裔德籍導演Faith Akin的另外兩部片子:Head On、In July都租來看看。

the-edge-of-heaven-Flyer.jpg

美版的海報就性感多了吧,即便是德語/土耳其語片,還是要符合老美的品味。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