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8527.jpg

3/22/09 from APT3A

「春天是我最愛紐約的季節」,小克在邁阿密豔陽沙灘上如是說道,「是嗎?」我心有戚戚焉的回答。雖然我們都愛春天的紐約卻為了不同的理由,對於小克是因為春暖花開、溫度宜人,當然對我而言也是如此,差別在於小克希望一年四季都像這樣的天氣所以他嚮往夏威夷海島生活,但對我而言,就是因為歷經零下18度C的冰風暴,這樣的春天更顯得甜美豐收,忍不住套句小時都要背的總統蔣公嘉言錄:「不禁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難道我們中國人就是骨子裡有自虐狂?)

紐約的春天真的是漂亮,因為真的就是那種很老套的萬物甦醒、百花盛開的景致,每年也都要來這一次,只是還是百看不厭,不過這對於有花粉過敏症的人就完全不適用了,春天可是過敏天,天天鼻涕、眼淚直直流,還好我只有一點眼睛過敏,還算招架得住。

紐約春天的漂亮在於那種每天都有新希望的進展,譬如說天亮得越來越早、暗得越來越晚,藍到可不可以再藍一點的天空越來越高、越來越遠,樹上含苞待放的嫩芽努力的一暝大一吋,寒風的勁道越來越衰退,許多人已開始蠢蠢欲動只穿著短袖出門,點點滴滴的進展,都有春天越來越近的目標就在前方。

我和小克認識於七年前的早春,那時天氣漸漸回暖,我們兩個白天都不用上班的非朝九晚五族下午會悠閒得出來散步,那時他還住在F線上的Avenue P站,我則住在F線上公園坡的7 Avenue站,有趣的是我們雖然住在同一條線上,真正的相遇就只有那一次,那一次就造就了無數次到現在。

因為天氣好,牽手散步的機會就很多。有時候幾乎天天,我甚至問過說:「為什麼我們要花那麼多時間在一起?」,小克慢條斯理的回答:「能在一起的時間就要儘量在一起啊,不然到時沒時間在一起了...」,歷經這些年來音樂家另一半的訓練,我完全可以理解到音樂家背後都有個耐得住一個人生活的另一半,因為真的很多時候他們是不在家的。

早春的陽光也特別耀眼,那白花花的陽光曬來已有暖意,只是冷不防的一陣風又讓人精神抖擻,什麼叫做春寒料峭完全到位。

無論如何,春天是萬物發情的季節,身為萬物之一的人類應該也不例外吧。

IMG_8524.jpg

我想這會是一個很美的春天,因為窗前就有棵樹守護著我。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