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版的Om Namaha Shivaya,很像我們那晚的感覺 ,有人吟唱有人跳舞,全場沸騰。

 

那天才跟友人聊到為什麼梵唱(chanting)要用梵文(sanscrit)唱,因為梵文的音節有不同的脈動,也影響到我們身體脈輪的能量。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這場很特別的演唱會,台上、台下大合唱的梵唱會。

聽不懂唱啥一點都不重要,知道當然是最好,譬如說Om Namaha Shivaya的英文意思是 I Honor the Divine within--我榮耀我內在的神,跟著一起吟唱身體也會感受到這樣的訊息及能量,但就算不知道,就像當晚大多數其他的歌我都是第一次聽到,但我周遭的人幾乎都會唱,大家跟唱得很開心,氣氛很好,我就算只是跟著嗯嗯啊啊也高興。

梵唱會的主唱是Krishna Das,很傳奇今晚一個人物,還有他的樂團(貝斯手、吉他手、小提琴、鼓手,KD也彈手風琴),他們背後還有KD笑稱說因為晚上的演出是在市政廳Town Hall怕會太嚴肅所以找來助陣吟唱的路人們。

除了梵唱,KD也會穿插講些他在印度修行多年的經驗,譬如說有一次他聽說印度有個偏僻村當時都還沒有西方人去過,他一聽馬上說:「那我們還等什麼呢?」,二話不說就出發去了,翻山越嶺到了當地,去了一個廟,廟裡的神右手手掌朝外代表祝福的意思,而左手呢則拿著電話在講,KD覺得很妙,找到可以溝通的人問明白了,原來是當地的神很慈悲、很關懷民眾,他一邊聽電話,一邊就把祝福送出去,夠有效率吧?「真的假的?!」我邊聽邊想,全場也都一起爆笑。

接著就有人竊竊私語說,他要唱Jesus了,果然,是這首叫做Jesus的歌,歌詞是:"Jesus is on that main line, tell him what you want"(耶穌就在主線上,告訴他你要什麼),原來如此啊!

也許真的是太high了,KD阿伯年紀一把了竟然就這樣一路唱了兩個半小時無中場休息,他還說他感冒呢,不時看他吞喉糖,而台下則不時有人邊唱、邊鼓掌、邊跳,與乩童那種只有一線之隔。

最後KD講到一個大師的故事,說到要怎麼要才能悟道?大師說:「讓自己迷失在愛中」,嗯......有趣的答案。

在KD網站上找到一段他對梵唱的描述:
"Chanting is a way of getting in touch with yourself. It's an opening of the heart and letting go of the mind and thoughts. It deepens the channel of grace, and it's a way of being present in the moment."

梵唱是與自己接觸的方式。是將心打開,將雜念去除。梵唱深化恩慈的頻道,也是活在當下的一種方式。

ps:這裡可以聽到很多KD的曲子。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