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7964.jpg

好不容易從小克刀叉搶救下來已經缺角的愛心奶油瓜派。

小克是那種什麼都不缺的簡單生活人士,加上平常也都是我在採買他從頭到腳的衣裝,所以送他禮物是一件十分非常沒有感覺的事情。有一次幫他選西裝褲,香蕉共和國的最有質感剪裁也筆直但小克不想花那麼多錢,H&M的女裝我一向愛光顧,樣式時髦料子過得去重要是價錢很宜家,沒想到北歐打版不適合有點梨形身材的米國人,最後在最平價的老海軍Old Navy買到好穿又合身介於卡其褲跟西裝褲之間的黑色長褲,「你真是廉價啊!」,台妻忍不住對小克說,沒想到他還洋洋得意了來。

所以說這樣好打發的老公對讓與生俱來對美學有獨到見解的秤子很沒有成就感,另一方面小克常也因抓不到我的品味而誤踩地雷,譬如說送我一輩子都不會穿的黑色雨傘材質內有毛絨裡的雪靴,我記得小克在我打開禮物時說:「Totes的雨傘很有名,所以靴子應該也不錯。」,我聽了一頭霧水,雨傘跟靴子什麼時候一家親了啊(雖然很多品牌都同時有出雨傘跟靴子),但為什麼雨傘堅固的話靴子也會好穿呢?

我望著這雙有著雪花圖案的靴子,想說我這麼小一個人穿上這麼胖的一雙靴子一定很像小矮人走路,再看看內裡的絨毛想到我的腳其實很容易出汗,尷尬啊。這雙全新的靴子目前還收在盒子裡等待有心人收留。

所以說我們對選禮物送對方這檔事也逐漸意興闌珊,反正也真的不缺什麼,真的缺的現在也買不起,那我就來送給愛心吧。話說那天晚上紐約溫度攝氏不到3度還下著那種會讓地鐵淹水的大雨,我竟然在晚上九點站在公車亭等公車要到Whole Foods超市買食材做派送小克當36歲的生日禮物,因為我打算做奶油瓜派,食譜看起來不難,只是家裡的蜂蜜、楓糖漿都吃完了得先補貨。

趕在小克到家前開始先烤奶油瓜,食譜上說用烤的蒸的都可,我先用450度烤了一會兒看沒有動靜便改用電鍋蒸以結能,沒想到等到我正在刮還蠻燙的瓜肉時小克已經回來了。「那一坨坨木瓜是要做啥的?」,小克不解的問。「那是奶油瓜,要做吃的」,我敷衍的回答,小克應了一聲後轉身更衣去,等到他再晃回來他瞥見了派皮。

「妳要做派啊?喔我的甜心」,小克用很典型的美式反應,還要有那種很感動拉長尾音的喔。「我想應該有生薑、肉桂,喔,還有楓糖漿吧?」,小克突然像狗一樣有了敏銳的嗅覺,難怪人家會說做菜是件性感的事,為心愛的人親手從無到有(雖然派皮是冷凍的那種)烘焙一個香甜中帶著辛香的時令派餅,溫暖了身也溫暖了心,尤其是烘焙過程中廚房傳來陣陣香氣,難怪喜歡烘焙的人總會不知不覺烤超過自家能消化的甜點。

結果算是成功吧,因為小克在一個晚上到一個中午前就一個人解決了兩個派的三分之二,他說奶油瓜比南瓜吃來更有水果的清香,而且這食譜裡是沒有加一點砂糖,完全以楓糖漿(我用的還是濃度更高的Grade B)及蜂蜜取代,五個蛋加上高脂厚奶油heavy cream還是很肥就是了,唯一的藉口是現在是冬天總需要儲存一些脂肪禦寒吧。

而且小克還做了以下的評語:「我在派裡吃到了愛。」(羞)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