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中的紐約依然有著21度C的溫暖,乾燥爽朗的空氣讓斜陽西下的景致格外橙豔。

 

因為從來不是早起的鳥兒跟日出一概無緣,只愛追著夕陽到處跑,從淡水漁人碼頭前身的堤防外、台中大度山、高雄西子灣到墾丁關山夕照,當灼熱的火球緩緩沈入地平線,歷經黯淡的瞬間天邊的晚霞才正要渲染開來,以紫金王朝的氣勢向白晝告別。

 

再也不用舟車勞頓的南征北討了,步行十分鐘的Shore Road水岸步道就有我百看不厭的夕陽。

晚霞逐漸深沈,華燈初上成為水面上的點點星光。

Verrazano bridge的璀璨珠鍊映趁出紫金王朝的絕代風華,雖然有著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的欷噓,但至少我們曾經擁有過這個片刻。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