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可粗分為三個,第一個是在此出生男人或女人的紐約,將紐約視為理所當然,紐約的面積及其喧囂燥動對他們而言是與生俱來且無可避免的。第二個是通勤者的紐約,白天被蝗蟲吞噬晚上又被吐出來。第三個紐約,是那些在其他地方出生,然後來到紐約尋找什麼的人的...通勤者帶給紐約如潮汐般的永不停息,在地人帶給紐約穩健及永續,但是移民者帶來了熱誠。--E.B.懷特,這就是紐約

“ There are roughly three New Yorks. There is, first, the New York of the man or woman who was born here, who takes the city for granted and accepts its size and its turbulence as natural and inevitable. Second, there is the New York of the commuter — the city that is devoured by locusts each day and spat out each night. Third, there is the New York of the person who was born somewhere else and came to New York in quest of something. […] Commuters give the city its tidal restlessness; natives give it solidity and continuity; but the settlers give it passion. E.B. White, Here is New York

在地鐵上的「地鐵詩文」看到這段E.B.懷特筆下的紐約,忍不住發出會心一笑,是啊,我就是那個來找什麼的(到底找到沒?還沒!),當年如果不是有飛蛾撲火般的狂熱,光是靠勇氣是不夠的。
我手邊沒有懷特的書,也沒有認真到在地鐵上抄下來,因為我知道我只要輸入"E.B. White,three New Yorks"就可以找到,這年頭沒咕狗還真的會活不下去,而且還不時有意外收穫。譬如說我是在一個也是紐約的移民者「瑞士小姐」(swiss miss)的部落格上找到原文,沒想到她貼文後引發一場口水戰,顯然在地紐約客對自己被懷特貶成將紐約視為理所當然完全無法苟同,他們覺得自己因生於斯、長於斯而更熱愛這片土地,不像那些移民只認識曼哈頓跟布魯克林的一部份,紐約是有五大行政區的喔。
(台妻忍不住碎碎念:是你們這些在地紐約客認為曼哈頓才是紐約、一輩子都沒踏上過史坦頓島吧?)
還有所謂的「正牌紐約客」跳出來說:你們這些白痴!你們這些外來的自以為知道紐約的一切,其實我們正牌紐約客都將私藏的秘密緊緊守護著,這不過是MTA地鐵促銷的伎倆,並無法得到正牌紐約客的認同,而且根本是一種侮辱。
然後有人忍不住跳出來說話了:哇!怎麼這麼多人說不起啊?大家是還在念高中還是怎樣,要玩小圈圈、分誰跟誰是一國的,這真的很可惜耶,我覺得這段文字很美也很精準。還有給樓上的那個「正牌紐約客」,『我們正牌紐約客都將私藏的秘密緊緊守護著』,難不成你們每個星期四晚上都會相約紐約某地下夜店討論我們這些紐約客不知道的事嗎?
妙!
忍不住想到最近在修的「成功致勝的七大精神法則」(The Seven Spiritual Laws of Success)(註)第四條第三則--今天我的覺知維持在卸下武裝狀態。我會棄守堅持己見。我將不需要勸說或說服別人接受我的觀點。我對所有的觀點都敞開心胸,也不會堅持其中任何一個觀點。
我喜歡E B懷特的三個紐約觀點,但我也不鄙夷正牌紐約客以為紐約就是全世界的井底之蛙觀點,我也有我的第四紐約觀點,就是不把自己歸類在三個紐約中的任何一種。我是正牌台北人/冒牌牌紐約客(台北人資歷大於紐約客資歷4.45倍,但是因為我當過觀光客,盡了許多觀光客應盡的義務,譬如說上帝國大廈、看梅西感恩節遊行等,而土生土長紐約客總覺得那些行為太觀光化而直接跳過。我也愛到處嘗鮮,不像有些老美吃中餐永遠只點芝麻牛或左宗棠雞。
嚴格來說我也算是通勤者,因為我是住在那個到現在台灣人都還以為是黑街的布魯克林,坐地鐵進城還要過橋或過隧道;而我更是不折不扣的移民者,還是喜歡上網看看台灣新聞、部落格,聽聽台灣廣播,跟台灣朋友MSN,上美國的台灣人聊天版聊生活、談八卦,吃到友人母親有包栗子的愛心南部肉粽還是很幸福。
這是我的第四個紐約。

註:這不是什麼股神也不是經營之神出的書,而是主張身心調和、心靈意志主導一切的醫學博士狄巴克.喬布拉博士的著作,我手邊沒有中譯本,這是我由原文的翻譯。

    全站熱搜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