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總要讓小媳婦當一下主角吧

前情提要:
因為擔心Yoda從獸醫那兒回來會因氣味改變導致Kitty無法辨識,還特地請教了護士如何避免,護士說用痱子粉灑在兩隻貓身上,醬子她們身上的氣味就會一樣了,嗯,好主意!回家之後迅速確實翻出友人寄宿時留下的痱子粉並將二貓爽身一番。

Kitty看來並未對Yoda有任何不悅,Yoda則漸漸從驚嚇狀態中清醒,我為了安撫她歷劫歸來,跟她玩起了她平常最愛的蛇行刁手,她也玩得頗配合,只是夾帶著低沈吼聲,我想她一定是想表達她歷經滿清十大酷刑後的委屈與不滿吧。玩了一陣子我也累了(先前要把5Kg重的Yoda捧著走一條半大道、五條街可不輕鬆啊),便決定先吃飯,才開始切菜,Yoda不知何時開始卯上Kitty,一路從廚房狂奔到客廳再追殺房間,待我急忙追進房間,只見Kitty被逼上窗台蜷縮一角貓毛直豎,Yoda還乘勝追擊的在桌下拼命嘶吼,卯起給她來拼了!
我只好迅速將Yoda驅離現場,將她們強制隔離。截至目前為止已經第四天了,中間曾經試著讓她們和好,讓隔離在房間的Kitty出來放風,只見她鬼鬼祟祟的走進廚房覓食、用貓砂,宣示主權回歸,而Yoda則在廚房外貓視眈眈,但並沒有採取行動的徵兆,Kitty辦完事後離開,途中必須經過Yoda轄區,為了確保自身安全,Kitty還虛張聲勢嘶嘶兩聲,危機眼看著即將化解,Yoda一箭步往Kitty方向直撲而上,二貓打進廚房還打翻了磨爪板,尖銳欺凌的叫聲彷彿要出貓命了,該不會讓鄰居誤以為我在虐貓吧!?(驚)
連Yoda自己都被這突如起來的斗膽嚇到縮在鞋櫃旁,且毫無反抗的被我抱起送進房間隔離,而平常威風凜凜恰北北的女王樣Kitty則躲到廚房架子下面久久不出來,完全處於崩潰狀態。
我跟小克在電話上提起這場貓女戰爭,他的第一個反應是:「總算到了Yoda絕地大反攻的時候了,她憋太久了,這是遲早會發生的事。」「對啊,你說的容易,倒楣的還不是我,不僅貓砂要清兩攤,還要個別安撫情緒,」台妻不禁抗議。「這就是貓主人(我看是貓奴吧)的娛樂啊。」,小克還不識相的說。(忿)
不禁又搬出咕狗神來拜一拜,看看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原來這樣的情況是「轉移性攻擊」(Redirected Aggression),因為Yoda被獸醫嚴刑伺候所以想發一口怨氣,和我玩的時候就已經比平常激進,怨氣來沒出完我就停手了,她必須找下一個目標發洩,這時Kitty就成為箭靶,新仇舊恨一擁而上,也可以解讀成Yoda正在為自己爭一口氣回來。(或許是我們貓奴想太多了吧)
就在寫到一半因水喝太多必須解放時,看到Yoda又在房間門口守候著,而Kitty似乎也不甘寂寞的想來扳回一成,開始對一門之隔的Yoda低聲嘶吼,Yoda也不甘示弱的以喵還喵,眼見二女僵持不下,貓奴只好踢門示警,要Kitty收斂點,果然,兩邊都安靜了下來,我才一溜煙的閃進來。
資料顯示這樣的行為會持續幾個小時甚至好幾天,一般主人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企圖讓兩造和好而強迫他們相處,正確方法要循序漸進介紹他們重新認識,譬如說透過一起玩或吃飯這些愉快的事情等等,只是啊,目前兩造連看不到都可以吵,看來還得周旋一陣子囉。(各位請為我跟貓女們加持吧,感恩中)


希望這不會變成此情可待成追憶啊!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