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地鐵站之後才接到友人的留言,她跟那個遲到成性的男友竟然還沒出門,而且是男友跟我解釋他們還需要四十分鐘才到得了,留言的語氣是一副沒啥了不起的吧,我當場怒火直上,回電給友人發飆,「這也太久了吧!」,結論是我先搭免費巴士去逛剛開幕超火的Ikea,等他們到了以後再call我。

「這些人是怎樣啊?別人的時間就這麼不值錢喔?」,腦袋中一個聲音響起。
「莫非是我以前遲到成性,這就是我的現世報」,腦袋另一個聲音響起。
而我注意到,焦躁夾雜著不被尊重的感覺是很烏煙瘴氣的,儘管晴空萬里卻有被烏雲罩頂的帶塞感(因為最近一直被人家遲到或放鴿子),就是嘔!然而,重點是其實我是有選擇的,我可以選擇繼續天人交戰自怨自艾,我也可以選擇抽離出這場無意義的受害者情節,於是我選擇了後者。
一轉身,我看到背後沈靜的教堂灑進了午後的斜陽,白髮老人背略駝著,一片的平靜祥和。教堂右側牆角的花與聖者雕像出奇的和諧,我能夠看到這些都是因為先前惱人的聲音被當下時刻所消音,外在的世界不過是我們內心的鏡子罷了。


luchangplane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obe
  • 不要偷懶
    我會不定期上來檢查滴
  • 這句話像魔音穿腦到現在還揮之不去,不得不回來回覆,以免被騷擾到腦殘。

    luchangplanet 於 2008/07/04 13:08 回覆